2008年以来,我每年进行义务献血,这10年以来我献血将近20次,每一次献完血,当看到血液中心发来的短信说“您的血液经检验合格,已经用于临床”我就会暗自的笑一笑。谈起献血的经历,最让我难忘的是在2016的时候,社区同事的父亲病的很重,并急需输血,因为她的家人没有献过血,所以血库不给她的家人提供血浆,而且这位同事是独生子女,她患有高血压症也不能献血。当电话打到我社区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的答应去给她的父亲献血,她非常感动。我也非常欣慰。

太原文明网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