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建智,男,74岁;张俊红,女,69岁,婚龄49年,两人都是山西大众机械厂退休职工。

李建智同志是名转业军人,1969年从空军部队转业后安置到大众机械厂工作。1970年国庆节,他与本单位女工张俊红结婚,组建了幸福美满的家庭。很多人都羡慕地称赞他俩是“郎才女貌、天生的一对”。那时李建智26岁,就担任车间的指导员,工作繁忙,家务事大多由妻子操劳。由于住房紧张,工厂组织职工自己动手盖窑洞。71年初,他们高兴地分到一间房,按照厂里的要求,领导干部带头按时搬进新家居住。房子新盖完,十分潮湿,屋里一生火,已经冻住的地面和墙壁开始溶化,墙上挂满了豆大的水珠,抹墙灰泥中的麦子发了芽从墙皮中长出来,床铺的被子褥子全是阴冷潮湿的,炕被子下面长满了绿毛,屋内的水气顺着门往下流,数九寒天外面的北风顺门缝吹来,在门下面结了大块的冰。每天开门前都要用锤子把门下的冰打掉才行。那时因为年轻,不懂得保护身体,这时妻子怀孕,身体暗暗地受到伤害,他们全然不知。71年夏天宝宝出生了是个可爱的男孩,单位的工友们都为他们高兴,可就在孩子才三个月时,妻子两腿疼痛、关节红肿发高烧,到医院一检查立即安排住院。丈夫又带孩子又要工作,还要到医院照顾妻子,只好把孩子送到爷爷、奶奶那照料。妻子住院一个月后烧退了,疼痛也轻了,就出了院。高烧后奶也没了,只好给孩子喝牛奶或奶粉。每天上班时,把孩子用被子盖好,再用枕头两旁挤住,锁上门上班去。妻子按喂奶时间回来,每次都看见孩子哭得耳朵里流满泪水,不住暗自掉泪。

74年他们的第二个宝宝出生了,又是一个儿子,一家四口充满了欢乐。从76年开始,妻子就经常发烧,医院查不出病因,经常住院治疗,成了厂里的老病号,体质越来越差,丈夫想方设法去郊区农村用粮票换鸡蛋给妻子补补身体。那时的供应紧张,有点好吃的还要给两个孩子吃,丈夫担任车间党支部书记,其他几位领导生病住院,病休在家。他一个人上了白班上二班,下午下班回到家吃了饭又去车间带夜班,快12点才回来,那时他脸瘦得成了一长条,体重只有100来斤,妻子看在眼里疼在心上,经常忍住病痛不吭气,强打精神为丈夫做饭,全力支持他的工作。

81年丈夫被调到动力车间当书记,职工福利区的水电气供应一刻也不能停。设备老化,人员紧张,经常半夜锅炉漏水,他就要起来到现场和工人一起排除故障,管道破裂,和大家一起挖冻土,焊管子。这时两个孩子都上小学了,妻子身体经常出现不明的低烧,查不出病因,断断续续住院治疗,因此,忙了工作,还要忙家里,照顾爱人和孩子。

82年妻子病情加重,住院后不见好转,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;314日老岳母突然病逝,单位领导安排人员帮助料理后事,并叮嘱在医院陪伴妻子的同事绝对不要把母亲去世的消息告诉她。此时,妻子已经气息唵唵,丈夫爬在她耳边轻轻叫她,她只能微微睁开眼睛看他,连呼吸的声音也听不见,丈夫强忍痛苦,用沾水棉棒湿润妻子开裂的嘴唇,慢慢地一小勺一小勺喂水,经过一周多的抢救、妻子又闯过一关,坚强地活了下来,半个月后能下地走路,逐渐好起来。5月份丈夫又被厂里派往国防工办干部学校学习,学校在北郊上兰村国防工办275库院内,为了照顾妻子他每天骑自行车往返上学。一趟要骑80分钟自行车,晚上回到家已经快8点了,收拾家务准备好第二天的饭菜才睡觉,第二天5点就起床,给孩子做好饭,540分出发赶往上兰村。尽管这么累他的学习成绩在短训班里仍名列前茅。8月份,正当学习最紧张的时候,妻子的病情又加重了,又出现出血现象,不明原因的就鼻子出血,捏住鼻子从嘴里喷血,闭住嘴又从两眼的泪道流血,可怕极了。送到医院医生采取各种止血办法都不行,丈夫看到妻子受的罪,心里就象刀绞一样难受,最后医生用纱布条倒上止血药水往鼻腔里塞,足足有半米多长的纱布条硬是塞入鼻孔里,把鼻子两边的肉都撑平了,鼻子看不见了,妻子看见丈夫难受自己坚强的忍住,还和大夫说笑,半个多月后流血止住了又发起烧来。医院的院长和几个主任会诊,怀疑是否得了“红斑狼疮”,丈夫一听吓了一大跳,不知这是什么病,厂医院同意转院治疗。这时妻子下地走路已经失去平衡,扶她的人一松手,她就撞到墙上了。经山大一院几位专家诊断和化验,确定为“系统性红斑狼疮”,立即住院治疗。在山大一院医护人员经心治疗下,病情日渐好转,丈夫每天三顿饭从家里做好,装饭盒用几层毛巾保温,快速骑车送到病房,打开饭盒还是热腾腾的。晚上吃完饭,还陪妻子说会话,然后给她打热水洗脚,安顿妻子睡下才离开,回到家里已是晚上9点多了。两个月后,妻子出院了,按医生的医嘱回厂后又继续在厂医院住院治疗。可能是治疗对了症,妻子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,原来只有80多斤的体重开始增加了,为了使妻子身体好起来,丈夫给妻子买保健品,保健器材,每天和妻子一起晨炼……,随着身体的好转,妻子从小喜欢服装的兴趣上来了,她自己学、自己摸索,终于练出一套裁剪的手艺,她把对丈夫、对父母、对孩子的爱,倾注在用自己的双手,为他们做出一件件漂亮合体的衣服。每年公公婆婆过生日,她都要为他们做上合体的新衣。到1998年经化验,原来很低的血小板已经上升到8万,折磨她10多年的胆结石终于手术切除,术后恢复良好。

2004年底他到了退休的年龄,由于工作需要又被公司工会返聘回去上班。我知道自己为党为工厂出力的时间不多了,要珍惜返聘的每一天。在公司工会主席的领导下,他和工会其他同志一道,举办了以工厂政策性破产为学习宣传主题的首届职工才艺展示,稳定了职工思想,增强了企业的凝聚力,得到公司领导和职工的一致好评;2006年是工厂建厂50周年,又成功举办了“职工健身操表演”和“建厂五十周年金婚庆典”,许多离休、退休的老夫妻激动地热泪盈眶,工厂呈现出勃勃生机;2008年又以迎奥运为中心,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文体活动;2009年针对工厂改制重组,又分批对职工代表进行培训。2010年二季度结束返聘,在工厂工作画上圆满的句号,这时他已经66岁了。在返聘的几年里,工作紧张,按时上下班。家务事全靠爱人撑着,她虽然身体弱,但为了丈夫的工作默默地操劳着。丈夫喜爱“太原锣鼓”,为工厂培养出优秀的男女锣鼓队。返聘休息后,他又在空军包头场站、空军大同场站、空军天津杨村场站先后培训了部队的锣鼓队,受到部队官兵的赞扬。他还积极参与社区的活动,社区的四次换届改选,他作为选举委员会副主任,尽职尽责,排除一切干扰,使每次选举一次都圆满成功。

退休以后,他又发挥自己的特长,在职工退休处组织了一个乐队,把退休人员中的音乐爱好者组织起来,每周活动两次,有电子琴、小提琴、大提琴、二胡、笛子,大家在一起唱红歌,还参加万柏林区和下元街办组织的演出活动,还积极参与组织本厂退休职工的文艺演出,受到大家的好评。

1998年和2000年,两个儿子先后结婚成家,各有一个女儿;大儿子因工厂效益不好收入不高,经济问题引起家庭矛盾,小两口闹别扭打算分手。妈妈知道后,分别找儿子、媳妇谈心,了解情况,对儿子进行批评教育,指出他的问题;给儿媳则写了一封长信规劝。在母亲的教育和劝导下,小两口重归于好。二儿子在外单位打工,结识的人比较多,其中有女员工于他联系较多,还在电脑上聊天,妻子发现后,产生起怀疑,两口子关系紧张起来,他们知道后,首先是教育儿子不要出轨,自己把握好自己,要把真实情况告诉妻子,解除误会,并改正与女员工电脑聊天的行为,老伴对儿媳则耐心劝导,做思想工作。同时,老伴还主动找那位女孩子来家中和她谈心,肯定了这个女孩子的优点,指出如何接人待物,使女孩子心服口服,经过这样工作,二儿子两口子再不吵了,一家三口乐乐呵呵。老俩口对待儿媳就像自己的亲闺女一样,老伴和儿媳无话不谈,每次回家来都和婆婆一块聊天,如同知己。

他们精心培育的这八口之家,欢声笑语其乐融融,每个人都感到在这个家庭氛围中十分愉快,两个孙女努力学习,都在学校担任学生会工作,大孙女2017年考入“山西工商学院”,二孙女在五十六中高二,被太原市教育局评为“好学上进冠军”,五十六中授予“优秀学生干部”。他们一家在社区居民中留有良好的口碑,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。去年10月份被公司评为“十佳好伴侣”。

太原文明网版权所有